玉兔挽月

我嗑的cp不拆不逆

冬天

现代

很拉,ooc预警

鸽太久了,发个文证明我还活着


今年的冬天没有下雪,但温度依旧很低

“呼……”唐三坐在长椅上,看着公园人来人往的行人,好像…缺了点什么…唐三想到

“大哥哥”独属女孩幼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,少年看向椅子旁边,女孩穿着白色的羽绒服,粉色的围巾绕着脖子围了好几圈,抵住了寒风,也把女孩的半张脸围了起来

“嗯?”

“大哥哥,你在等谁呀”女孩说罢,低头整理了篮中的花,花的颜色鲜艳,似乎不畏寒风的凛冽

“我…”唐三顿了顿,刚想继续开口就被女孩打断

“大哥哥是要和喜欢的姐姐表白吗?”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,唐三不忍直视,只好偏过头点了点

手中突然感觉多了些东西,唐三疑惑的看去,是一朵红得浓烈的玫瑰

“这是干花,一朵玫瑰”女孩解释到“母亲说,因为天使喜欢玫瑰,所以玫瑰变成了浪漫的代表,她会被送给爱她人的人,或者是他爱的人,所以我是派发浪漫的代表哦”女孩说到后面还带了些许骄傲

“不是姐姐,是哥哥”唐三下意识的开口,话中还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欢喜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却看见女孩笑的更灿烂

“那大哥哥要和他好好在一起,这是我的祝福”

唐三刚想向女孩解释什么,女孩只又给了唐三一个灿烂的笑容,随后便跑去其他地方完成自己的使命

唐三叹了口气,摸着手中玫瑰花的枝叶,总感觉心中空的那一块又变大了

“小三…”

远处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,熟悉的声音在温柔地叫自己的名字,在这之前好像也有人这么叫自己…

唐三回过头,声源处,一位身穿褐色风衣的金发少年正看着自己

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记忆,都是和一位少年一起的场景,等唐三缓解过来时,那位少年已然走到跟前

“小三,对不起,让你久等了…”

看着唐三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,少年轻轻的上前搂住他

“没事,我回来了…”

“你是…”唐三只是静静的窝在对方怀中,许久才喊出了对方的名字“戴沐白…?”

“是我,我在”

我在,一直在,以后都不会在离开你了


一个女人三台戏-1

故事的起源,就要说起咱们的管理员了,因为一个玩笑,从而让各位发现了惊天大秘密。

凌晨零点十八分,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,是管理员给我发来的私信。

「A总是我是总A:卿宝,那时候发生的事情是那样的…」

「卿:……」

对方的状态是正在输入中,因为昨天群里发生的一些破事令我现在的心情烦躁,她们是真敢在群里吵起来啊,我的群规这么没有威严的吗,如果要说最没威望的群主,那就非我莫属了好吧。

昨天的那些事害的群里的一位管理员退群,而他们好像在凌晨那会儿就已经吵起来了,而我在玩游戏,压根就没注意。

而第二天询问经过的时候,却有一位管理员情绪激动,我只能安慰她的情绪,而问题却未得到解答,我倒是希望这家伙能说点有用的东西。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就是陌姐昨天开了个玩笑,让沫兮哄她,然后玖就在一旁闹,沫就让玖滚,玖问沫是不是外面有狗了,沫就反问玖说她说谁是狗,后来陌姐也有说自己开玩笑,不闹了,后面就沫的妹妹来了…反正说了一些我看不懂的话啦,后面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…我也不太理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」

「卿: 因为一个玩笑就变成这样,我属实不太理解,她实在是激劲过头了,一直觉得自己是真的受害者。」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 然后沫的妹妹说的那些话我也挺不理解的……就在那问谁不是受害者,真的是!没有搞清楚情况就这么说,就真的没看懂玖怎么就毁了沫的一切。」

「A总是我是总A:对了今天无聊看了她妹妹的号,刚开始就觉得挺眼熟的,你看看。」

对方的话刚出现在我的对话框,就接连出现几了几张图片。

「A总是我是总A:这是她妹妹的号,这是她弟弟的号。」

我看了一下这两张图片,眉头微微一皱,仔细对比,我无奈地向聊天框打出了字。

「卿: 不能说毫不相干,只能说一模一样。」

这显然,这三个号全是一个人…

“我以前竟然觉得她很不错,啧真是把人当傻子。”我无奈地摇摇头呢喃低语道,但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只是把聊天记录大概看了一遍,于是决定重新看一遍。

我重新翻着聊天记录,看着两天前群里群员的聊天记录。

 

「雾光:陌姐我最爱你啦

   陌年微凉:嗯嗯,我也最爱你」

 

看到这里,我不禁一怔,事情起源似乎就是从这边开始发生的,手指触碰着屏幕往下滑,继续翻看着。

 

「心有雾光:我呢?

    雾光:滚,我只爱陌姐

    雾光:陌姐~」

 

好吧,这也没什么不对的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们发生矛盾吵架的呢……

 

我继续看着聊天记录,大概内容就是前面两人以闺蜜的形式开了玩笑说互相爱对方,然后雾光的对象生气了,并和雾光闹了一场,因此想让雾光哄她,显然雾光并没有那么做。

 

记录来到两天前的晚上,雾光的妹妹依出现在群里先是大闹一番,后是骂了雾光,我不懂她倒底在闹什么东西。

我不禁感叹着“真麻烦啊”

我私聊了她的妹妹,前面还聊的好好的,而后面她的情绪越来越激动。

 

「依:你是什么意思?你的意思就是我姐娇惯呗?」

 

我默默听着依的无理取闹,说起来也是自讨苦吃,没事去找依谈心,目的没达到反倒自己被骂了一顿。

我只能试着为自己辩解几句

 

「卿:不是,这和承受能力也有原因的。」

 

「依:你的意思是我姐承受能力不好?你不了解我姐,你根本不知道我姐遭遇了什么!就不要乱下定论,我姐在群里之所以失控是因为我姐被亲戚一顿嘲讽,说我姐没爸,她都没哭,然后你们又揭了她伤疤,你们呢,看看你们说的话,还不是摆着一副架子?!」

「卿: 所以你又开始激动了,对吗?」

我已经被依的话语无语住了,默默的截了图,发给了管理员兔纸。

「卿: 我觉得我已经聊不来了。」

此时的我内心在呐喊天啊救救我吧…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纯纯无语住了,我们就问一下事情经过,要是说这叫揭伤疤,那她承受能力是真的差,问一下也说是揭伤疤,那倒不如她一开始就不要提这件事,直接说自己不想再说这件事不行吗?一定要说完然后一直问我们为什么揭她伤疤?并且我们也不知道她现实生活中怎么样。谁知道她怎么了?大家不都只知道在群里发生什么。」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揭*的伤疤。」

此时管理员兔纸也在依的无理取闹下爆出了粗口。

「卿:我刚看完那个事情的经过,我最不能理解的是,明明什么错都没有,结果依突然出来说什么吃药什么的?我很懵…」

「卿: 从头到尾我都觉得这就是一个玩笑啊,没有伤害到任何人。结果后面直接来了个妹妹上了姐姐的号,跟各位说她的姐姐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吃药?」

「卿: 搞了半天这都是自导自演,但还没有证据之前不能乱说。」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去年十月份有个叫凌水的,我一直觉得挺眼熟,见到沫的弟弟账号后,第一眼就感觉不对,当时懒就没去查。我就想怎么眼熟成这样,我不太明白,她是怎么想的。」

「卿: 彼此。」

「卿: 你是不知道我通宵时候,她在私信里说她自己多惨,她跟我聊到凌晨4点多。他一直在重复自己是受害者。然后那小号也说明明我才是那个受害者,你揭我的伤疤。]

我郁闷的,打了个无语的表情包过去

「A总是我是总A:唉」

兔纸,象征安慰性的发了个安慰人的表情包给我

啊哈——我撑了个懒腰,有些疲倦。心里暗想:果然总是通宵,身体真的是吃不消啊,不过耽误之急,还是希望当初退群的管理员陌能回归吧。

第二天的晚上十一点,我们继续聊着昨天的话题。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凌水,依,沐全是沫一个人,星宝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吧!就是上次沫认的弟弟,我记起来了!唉…他也是惨,沫上次把星宝拉群里,当天晚上,沫就和梦吵了起来,后来沫就这么就认了个弟弟。」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好像是看星宝那么可爱,就认星宝当弟弟的。所以沫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妹妹。」

我看着兔纸的回复的消息,好像想到了什么,便把我当初截的图发给了她。

「卿: 看,这是她昨天说的。」

消息是陪同着图片一起发出的,而图片的内容就是当时我和沫在群中的聊天记录。

「A总是我是总A: 重组家庭有异父异母的嘛…那不是领养嘛,现在好了,惊天大秘密,救命!救命!救命!」

我看着突然弹出来的消息,是退群的管理员陌回复我了,加了陌后,我便把三个人同时是一个人的事情告诉了她,问她现在的心情如何?

「陌年微凉: 怎么说?,不好不坏。」

我盯着聊天框沉默了一下。







封面制作人: 林卿

参与写作人员:林卿,兔纸

善后人员:陌言

这手抓床单一定养眼

学院系列--传纸条1

梗是亲友推的

舞三专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学生时代,最令人讨厌的无疑是永远听不懂的理科课,特别是数学这个从小就伴随着我们成长的课程,十一年过去,数学仍然如当初一样,令人难以琢磨

在春天的课程最为致命,暖风从窗户吹进教室,抚过每一个昏昏欲睡的学生,老师在台上滔滔不绝讲着的知识点成了不太美妙但效果极其不错的“催眠曲”

无聊无聊还是无聊,小舞欲哭无泪的爬在桌子上,手拿着笔不停在草稿纸上乱写乱画着,试图让时间过去的快一些

带着期待的眼神回头看挂着后面的时钟,此时的时钟如同审判者一样

五点十五分,仅仅过去五分钟而已

看看其他人,嗯……都昏昏欲睡的,不知道是不是睡午觉的缘故,小舞此时并不是很困,还有点精力旺盛(?

余光飘到做在窗边的少年,那是她的哥哥唐三,也是年级第一,并不是很刺眼的阳光落在唐三的蓝发上,唐三节骨分明的手正抄着老师刚写在黑板上的知识点,抄完后还玩起了笔,虽说是玩,但唐三的目光始终都在黑板和课本之间

笔在唐三手中飞快的转着,让人看不清,纤细的手会在做笔记时握着笔身…

笔身…握着…

小舞摇了摇头,将不属于现在该想象的画面摇出脑外,可能是刚刚看唐三看得太入迷了,从他的方向丢来了一张纸条,但是刚刚自己看唐三的时候他那么沉迷于学习诶……

小、百思不得其解、舞

抬头看向唐三,对方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呢,果然是自己视线太热烈了,小舞想到

(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怎么一直看着我?)

哥脸上能有什么东西,小舞边写边想到,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哥的手,是什么时候又变好看的呢……抓床单一定很养眼!

看着小舞丢过来的纸条上的回复,心想,果然自己的妹妹被叫做十万年流氓兔还有有原因的

(哥,你的手好好看,我想看你抓床单)

纸条重新回到小舞手上,小舞边打开边想着,刚刚在写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自己都写了什么,哥那么单纯…

(下课给你摸,现在好好上课)

啊…哥不在意,有点莫名的失落…

浅宣个群

答案懂得都懂

撩人不自知

火舞姐姐专场!

单向!!

私心all三~

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火舞第一次遇见唐三

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”只是火舞对店三第一次的想法

史莱克学院和炽火学院的比赛上,唐三靠着蓝银草的免火成功让炽火学院投降

“唐三,下次的比赛...我会打败你,让你输的彻彻底底”火舞离开时,视线停留在了唐三身上,等着吧,炽火学院的荣誉不可能败在你的手里

那天开始,火舞修炼的比平时更加努力,她相信自己只要够努力,那么...唐三必定败在她的手中,炽火学院的荣誉也不会消失

比赛的时间到了,火舞看着唐三一次次的打败自己的队友,其他的学院也开始了嘲讽

“这就是炽火学院?要不然叫熄火学院吧”

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火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在唐三对面的,抬头看了看周围,很多都是否定炽火学院的家伙

“怎么能打成这样?”

“这个唐三也太不给我们五元素的面子了”

“给你们面子?你们也要接得住啊”

唐三,不论如何,我绝对不会让炽火学院的被否定,这一次..我会打败你

慢慢的,比赛进入高热,火舞的第四魂技——抗拒火环将唐三逼到空中

就是这样…火舞微微一笑,随后向唐三所在的位置释放了融魂技,一个巨大的白色圆球朝唐三飞去

融魂技一旦锁定目标,除非击中对方,要不然是不会停下的

但火舞万万没想到的是唐三会利用蓝银草将她也带入空中

“既然逃不掉,那就只好请你来一起承受攻击了”

唐三的蓝银草将两人缠住,没有给火舞任何逃跑的方法

火舞回头看了看融合技,死就死吧,但炽火学院的尊严一定要在,唐三…迎接失败吧

“就算你能控制它只攻击我一人 ,但以我们现在的距离,你也一定会受到波及,还不解除你的技能吗?”

火舞摇了摇头,目光坚定,紧紧抱住唐三的腰

“你中计了”

听着下面的震呼声,火舞知道,自己的计划得趁了,这次,炽火学院必须能赢,尽管是把自己也搭上,只要炽火学院的荣誉还在,那自己做的就值得

看着唐三不解的样子火舞缓缓开口“我知道光凭融魂赢不了你,但是我要让他们知道,即便是你唐三,也不可能在炽火学院前全身而退,炽火学院不会允许任何人损害它的尊严,迎接你的第一次失败吧”说完,火舞死死的抱紧了唐三,似乎是真的打算和面前的人同归于尽,眼泪不服气的往外流出,火舞紧紧闭着眼睛,是害怕吗?还是不甘?自己也不知道…

“何必呢?”

唐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紧接着,唐三与火舞的位置出现了变化

什么..?火舞睁开眼睛,看着唐三,眼里的满是不敢相信,自己一直认为的敌人居然在这种时候会挡在自己的面前

“炽火学院是值得尊敬的对手”

这是爆炸前火舞听到的最后一句话,值得尊敬的对手吗…原来炽火学院的荣誉一直都在吗…

“我说…你还要抓着我的手多久?”唐三的声音将火舞思绪唤了回来

已经结束了,如自己所愿,炽火学院赢了…

“抱…抱歉”火舞慌慌张张的松开了手,看着唐三因为自己受的伤,火舞的思绪很乱

一直都是自己在耍小孩子脾气吧,一直都是自己不甘心会输吧…

比赛的最后,火舞投降了,史莱克学院理所当然的赢了

晚上,火舞看着窗外,脑海里慢慢浮现出唐三的样子,自己突然没有办法讨厌起他了,这是为什么啊…

“妹妹,没事吧?”火无双走到火舞的身边,火舞自从回来就开始频繁发呆了

“哥哥,我没事,我先回去休息了”火舞不再搭理自己的哥哥,回到房间后,火舞躺在床上,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,脑子里全是唐三的影子与他对自己说的话

火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“我这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脑子里全是那家伙”

炽火学院是值得尊敬的选手…火舞默默把被子盖在头上

好吧,这一晚上注定无法入眠了

再次和唐三见面那已经是几个星期后了,火舞本是打算是看看唐三的伤势,不料被其他人拒之门外,想了想还是算了,毕竟对方是因为自己变成这样

“唐三,不知你是否可以与我单独呆一会”

“哥凭什么和你一起走!”

还没等唐三出声,小舞先一步拦在了唐三面前

“就是,火舞,我们可不能把三哥交给伤害三哥的家伙”

宁荣荣也对此感不满,自己的三哥受了伤还没完全好,现在对方又找上了三哥,想想都生气!

朱竹清等人在一旁默默点头

“大家冷静一点”唐三对自己的队友是真的无奈,自己都说过火舞小姐不是故意的,还是这么大的敌意呢…

“火舞小姐,有什么事情不能这里说吗?”唐三看向火舞,他是真的不理解女孩子,明明前几天还一副要杀了自己的样子,今天就心平气和的站在自己面前了

“是…”火舞默默从口中吐出来字

两人一起来到小树林

“火舞小姐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?”

木头!这家伙是木头转世吧?!火舞看着唐三,生不起气……

随后一言不发的将唐三壁咚

“!”

“什么难言之隐..我表现的不够明显吗?”

“火舞小姐说的是上次比赛的事吗?”

“唐三,你真的是人吗?怎么那么像一个木头?!”

“火舞小姐…”

谁能告诉自己为什么上一秒还心平气和的人,下一秒就把自己抵在树上说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话,女孩子真难懂

三三不解,三三呆滞,三三委屈

“唐三!看不出来吗?我喜欢你…”

“……”

看着唐三呆住的样子,火舞便在唐三的脸颊亲了一下,看着唐三后知后觉将手放在脸上后红了脸的样子,火舞留下来一句话就匆匆跑开了

“我喜欢你,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!”

回想到这句话的唐三,又不争气的脸红了,因为没有反应过来,导致他没有看到的火舞的耳朵也红了


和别人表白,自己脸红什么啊!回到休息区的火舞表示自己很后悔,应该在看看那家伙的囧样的!

——————

是之前写的文,浅发一下吧

其实这对也挺好嗑的,为什么没有人写!!

可恶!

暗恋者

专座:@霜生殇雪 @慕楠楠 

第一人称

你三,戴三,奥三,舞三,荣三,清三,俊三


我在风声鹤唳的十六七岁遇见了一位少年,少年明媚似阳光,叫我不敢忘


我第三次见到他,少年立于树荫之下,洁白的衬衫在他的身上莫名出现了一种高贵的气质

少年的目光没有离开过不远处的操场,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那是正是高我两届的学长-----戴沐白

他正和朋友们打着友谊赛,少年可能看得入神了,没有察觉到我

担心快从他的蓝色眼眸中溢出来了,我安安静静地看着他,我知道如果我在看下去,我可能会溺死在那双蓝色眼眸里了,但是我的视线始终离不开他身上

那时,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

如果他是在看着我,那该有多好

看得太久,等我反应过来时戴沐白的友谊赛已经结束,看着戴沐白朝少年的方向走了过去,我才急匆匆的跑开

“小三,让你久等了”

“没事的,我们现在回去?”

“当然”


第八次遇见他,他坐在图书馆正中央,身边是一位扎着蝎子辫的少女

我认识那位少女,她是舞蹈社团的团长---小舞

少年和她坐在一起看书,郎才女貌,说的或许就是他们

我找了个离他们比较近的地方坐了下去,虽然手上翻书的动作没有停下,但是我的目光始终都在他们两人身上

我偷偷的往旁边瞟了几眼发现,不止我一个人在偷偷看着他们俩

“哥,一会你陪我去逛街吧”

“好”

少年的声音里尽是宠溺,我也看到了小舞学姐眼里对少年的爱意


第十四次遇见他,他正在学校中庭的树下和两位少女一起讨论着问题

一位是七宝琉璃集团的大小姐宁荣荣,一位是学校不化冰山朱竹清

朱竹清安安静静地坐在少年身边,看着少年慢慢的教她们书上的题

宁荣荣则不安分的‘骚扰’少年,时不时问问少年几个问题

我突然想到她们俩都是学校前十,怎么可能真的不懂呢...

两人对视的瞬间,火药味正浓

少年并不知道这一切,依旧和两人讲着知识点,旁边的笔记本上,是密密麻麻的文字

“三哥,这个教教我呗”

“好”

“三哥,我这个不太懂”

“慢慢来”


第五十九次遇见他,他一个人安静的在自习室学习

我正想走过去找少年,却被人抢先了一步

“小三,原来你在这里啊”

“怎么了小奥”

“我们大家一直在找你呢,走走走”

我默默退到了一边,看着他们离开

今天是少年的生日,是很重要的日子

我看着手上礼物不禁感叹,情敌太多真的很让人烦恼啊

来到少年的教室,在教室门口便能看见那堆积如山的生日礼物,我走上前,将自己的那一份也放了进去


第一百六十七次遇见他,他正和学长----马红俊在体育场比赛

少年与他都不相上下,我坐在观众席上,手中是买给少年的水,当然,不止我一个给少年送水

“三哥,看这招”

马红俊话音未落,人便冲了上去,马红俊虽然胖,但却是一个灵活的胖子

我心中顿刚不妙,果然,马红俊突然的一冲撞开了少年,少年重心不稳摔倒在地

“三哥”

马红俊丢掉手中的篮球来到少年身边,少年的膝盖擦伤,似乎有点严重

我来到少年身边,默默让围在少年身边的人给我让路

我在少年身边蹲下,将放在口袋中的药物拿来出来,一点一点地给少年处理着伤口

我能感受到一些敌意,大多数都是马红俊的,这敌意或许是因为我与少年的身体接触?

“谢谢”

我摇了摇头,将手中的水递了出去,少年也伸手接走


少年毕业当天,我突然想起与少年的第一次见面——

“这里到底是哪啊,要完蛋了呜呜呜”

我看着地图不知所措的到处乱窜,在第十三次回到学校门口附近时终于蚌埠住了

“新来的学妹?跟我走吧”

少年牵起我的手,路上还不停安慰着我,和我聊着天,讲着生活琐事

看着少年俊俏的脸,我的脸突然烫了起来

“到了”少年没有放开我的手,而是看着我问了问题“教室就不用我带你去了吧”

“我...”我摇了摇头“我是个路痴,可以麻烦你在带我去一下教室嘛...”

“当然可以”

“对了,我叫唐三,高你两届的学长,你叫我唐三就行”

那天,我感慨着生活的甜